意大利朱利亚诺:“欧洲假钞之都”

朱利亚诺镇被称为“欧洲假钞之都”。欧洲中央银行估计,2002年1月欧元面世以来,市面上的约6亿欧元假钞中,超过一半出自这座小镇。

意大利西南部小镇朱利亚诺的街道上,飘着垃圾的臭味和呛人的柴油味。尘土飞扬的广场上,失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,靠打牌消磨时间。附近的街角处,有人在叫卖走私而来的万宝路香烟。戴着鸭舌帽的老人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昏昏欲睡。高速公路入口旁,几个在来回游荡……

看上去,朱利亚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这座小镇破败的外表下,隐藏着假钞制造者构筑的庞大网络。

在研制欧元时,欧洲央行采用了一系列先进的防伪技术,并对印钞所用材料和工艺严格保密。直到2001年9月1日,距离欧元问世还有3个月时,欧洲央行才公布了欧元的防伪特征。

即使如此,仍有打击假钞的美国专家认为,欧元的流通“将给有组织犯罪的发展提供极佳机会”。

事情的发展正如美国专家所说的那样。2002年1月欧元问世后,市面上很快出现了假钞。

“早期的假钞通常是用台式打印机打印出来的,仿真度不高。”欧洲中央银行金融欺诈分析中心前负责人阿利斯特·麦卡勒姆对美国《新闻周刊》表示,“后来造假者使用胶印机印出了大批仿真度极高的假钞。他们的目标是骗过民众,而非银行的验钞机……若仔细观察,可以看出差异。”

麦卡勒姆和同事收缴了大量欧元假钞,这些假钞“大多来自一个欧盟成员国”。欧洲央行没有说明假钞源于哪个国家,可对麦卡勒姆来说,这是个公开的秘密——意大利是制造欧元假钞的“执牛耳者”,而朱利亚诺镇是意大利假钞制造的“行业中心”。

朱利亚诺镇有制造假钞的“传统”,经过世代相传,如今的造假者手艺很好,伪造的欧元几可乱真。欧洲央行估计,市面上的大约6亿欧元假钞中,超过一半出自朱利亚诺镇。这里因此被称为“欧洲假钞之都”。

意大利政府早在1992年便设立了打击假钞的警察机构,对制造假钞的犯罪行为屡出重拳。2009年1月,意大利警方展开“乔托行动”,突袭了朱利亚诺镇及该镇以南的卡拉布里亚区,捣毁了162个印制假钞的窝点,逮捕了109人,缴获了堆积如山的假钞。

在“乔托行动”中,警方缴获了记载“那不勒斯组织”(意大利南部犯罪组织的代称)运作的文件。文件称,朱利亚诺镇的假钞制造组织通常有几个核心人物,他们集资买来印刷机,然后高薪聘请技术人员印钞。

“这类技术人员很抢手。犯罪组织一旦找到他们,就会想方设法拴住他们。”意大利《共和报》记者法比奥·托纳奇说,“即使他们被捕入狱,犯罪组织也照样给他们发薪水。”

一次次打击行动没能摧毁意大利的假钞制造业。曾经负责打击假钞的阿里桑德罗·詹特里上校表示,时至今日,意大利制造假钞的行为依然猖獗,这项技术就像酿酒、制陶一样,通常有父传子的传统。

“意大利有古老而令人敬畏的制造假钞传统,朱利亚诺更是‘假钞之都’,这里有最好的造假专家。”詹特里说,在制造欧元假钞前,朱利亚诺镇的造假者主要伪造美元、法国法郎、瑞士法郎等货币。

詹特里曾与造假者长期交锋,他坦承,在朱利亚诺镇的假钞制造者中,不少人堪称形象艺术、印刷和计算机科学等方面的专家。

“我见过一种面值20欧元的钞票,只有经过严格的司法鉴定,才能证明它是假钞。”詹特里说,“欧元刚开始流通,造假者就掌握了伪造方法。”

根据荷兰金融界人士卡瑞尔·谢尔的计算,对面值50欧元的钞票来说,印制成本只占面值的一小部分,这使得假钞制造者对这一面值的钞票格外青睐。面值20欧元的钞票也被大量伪造。

造假者追捧这两种钞票的原因是,它们面值不太大,人们在使用时不会刻意分辨真伪。

对制造假钞的犯罪组织来说,使假钞进入流通领域才能获利。《共和报》记者托纳奇看到的“乔托行动”档案,为人们揭开了假钞进入流通领域的秘密。

犯罪组织会给假钞指定代号,比如,面值50欧元和20欧元的钞票被称为“足球服”,美元被称为“牛仔裤”或“绿瓶子”。

通常,批发商以假钞面值十分之一的价格从犯罪组织那里拿货。拿到假钞后,批发商要招募“骡子”(走私者),将假钞运至目标国家。“骡子”一般来自巴尔干半岛或波罗的海沿岸国家。欧洲一体化为“骡子”走私假钞提供了便利。

德国一位反假钞专家称,“骡子”通常将假钞伪装,然后放入背包,坐火车送往目的地。一些大型活动,比如慕尼黑一年一度的啤酒节、欧洲足球冠军联赛等,是交易假钞的绝佳时机。

近几年,欧洲在保加利亚、哥伦比亚、俄罗斯、土耳其、伊朗、伊拉克等国查获了欧元假钞。这些国家偏爱现金交易,商家大多对欧元不太熟悉。有时,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移民会在欧洲购买假钞,回国后买房置地。

一份写于2011年的警方报告称,朱利亚诺镇处在意大利黑手党组织“卡莫拉”马拉多家族的控制之下。该家族“控制的企业遍布各个行业,从奶制品的生产和销售、咖啡的经销到赌场、酒吧和制药业等”。

这份报告显示,对马拉多家族而言,制造假钞只是“副业”。他们宁愿从事更有利可图的有毒废弃物倾倒、走私毒品等业务。《》称,有毒废弃物倾倒是近年来意大利黑手党颇为看重的业务,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把欧洲其他地方的垃圾运到意大利掩埋,甚至将废弃物倾倒在农田里。

在这些行为的蹂躏下,有大约10万居民的朱利亚诺镇成为癌症高发地,婴儿死亡率及自闭症发病率远高于意大利平均水平。

“‘卡莫拉’有更多更赚钱的事可做,”当地化名“马克”的报社记者说,“当然,他们不会对制造假钞袖手旁观,而是从中抽成。有时,黑手党还参与假钞的运送。”

沿着一条垃圾遍地的街道向朱利亚诺镇外走去,可以看到一些废弃的农舍和厂房。当地人说,这些房子曾是制造假钞的窝点。

在镇长办公室的外墙上,美国《新闻周刊》的记者看到一张海报,上面画着一双紧握的手,手上方写着“腐败之癌”。

“当地警方知道这些犯罪行为,但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担心遭到‘卡莫拉’的报复。”“马克”说,镇上的一些官员被黑手党收买了,民众对此怨声载道。

朱利亚诺镇被称为“欧洲假钞之都”。欧洲中央银行估计,2002年1月欧元面世以来,市面上的约6亿欧元假钞中,超过一半出自这座小镇。

意大利西南部小镇朱利亚诺的街道上,飘着垃圾的臭味和呛人的柴油味。尘土飞扬的广场上,失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,靠打牌消磨时间。附近的街角处,有人在叫卖走私而来的万宝路香烟。戴着鸭舌帽的老人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昏昏欲睡。高速公路入口旁,几个在来回游荡……

看上去,朱利亚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这座小镇破败的外表下,隐藏着假钞制造者构筑的庞大网络。

在研制欧元时,欧洲央行采用了一系列先进的防伪技术,并对印钞所用材料和工艺严格保密。直到2001年9月1日,距离欧元问世还有3个月时,欧洲央行才公布了欧元的防伪特征。

即使如此,仍有打击假钞的美国专家认为,欧元的流通“将给有组织犯罪的发展提供极佳机会”。

事情的发展正如美国专家所说的那样。2002年1月欧元问世后,市面上很快出现了假钞。

“早期的假钞通常是用台式打印机打印出来的,仿真度不高。”欧洲中央银行金融欺诈分析中心前负责人阿利斯特·麦卡勒姆对美国《新闻周刊》表示,“后来造假者使用胶印机印出了大批仿真度极高的假钞。他们的目标是骗过民众,而非银行的验钞机……若仔细观察,可以看出差异。”

麦卡勒姆和同事收缴了大量欧元假钞,这些假钞“大多来自一个欧盟成员国”。欧洲央行没有说明假钞源于哪个国家,可对麦卡勒姆来说,这是个公开的秘密——意大利是制造欧元假钞的“执牛耳者”,而朱利亚诺镇是意大利假钞制造的“行业中心”。

朱利亚诺镇有制造假钞的“传统”,经过世代相传,如今的造假者手艺很好,伪造的欧元几可乱真。欧洲央行估计,市面上的大约6亿欧元假钞中,超过一半出自朱利亚诺镇。这里因此被称为“欧洲假钞之都”。

意大利政府早在1992年便设立了打击假钞的警察机构,对制造假钞的犯罪行为屡出重拳。2009年1月,意大利警方展开“乔托行动”,突袭了朱利亚诺镇及该镇以南的卡拉布里亚区,捣毁了162个印制假钞的窝点,逮捕了109人,缴获了堆积如山的假钞。

在“乔托行动”中,警方缴获了记载“那不勒斯组织”(意大利南部犯罪组织的代称)运作的文件。文件称,朱利亚诺镇的假钞制造组织通常有几个核心人物,他们集资买来印刷机,然后高薪聘请技术人员印钞。

“这类技术人员很抢手。犯罪组织一旦找到他们,就会想方设法拴住他们。”意大利《共和报》记者法比奥·托纳奇说,“即使他们被捕入狱,犯罪组织也照样给他们发薪水。”

一次次打击行动没能摧毁意大利的假钞制造业。曾经负责打击假钞的阿里桑德罗·詹特里上校表示,时至今日,意大利制造假钞的行为依然猖獗,这项技术就像酿酒、制陶一样,通常有父传子的传统。

“意大利有古老而令人敬畏的制造假钞传统,朱利亚诺更是‘假钞之都’,这里有最好的造假专家。”詹特里说,在制造欧元假钞前,朱利亚诺镇的造假者主要伪造美元、法国法郎、瑞士法郎等货币。

詹特里曾与造假者长期交锋,他坦承,在朱利亚诺镇的假钞制造者中,不少人堪称形象艺术、印刷和计算机科学等方面的专家。

“我见过一种面值20欧元的钞票,只有经过严格的司法鉴定,才能证明它是假钞。”詹特里说,“欧元刚开始流通,造假者就掌握了伪造方法。”

根据荷兰金融界人士卡瑞尔·谢尔的计算,对面值50欧元的钞票来说,印制成本只占面值的一小部分,这使得假钞制造者对这一面值的钞票格外青睐。面值20欧元的钞票也被大量伪造。

造假者追捧这两种钞票的原因是,它们面值不太大,人们在使用时不会刻意分辨真伪。

对制造假钞的犯罪组织来说,使假钞进入流通领域才能获利。《共和报》记者托纳奇看到的“乔托行动”档案,为人们揭开了假钞进入流通领域的秘密。

犯罪组织会给假钞指定代号,比如,面值50欧元和20欧元的钞票被称为“足球服”,美元被称为“牛仔裤”或“绿瓶子”。

通常,批发商以假钞面值十分之一的价格从犯罪组织那里拿货。拿到假钞后,批发商要招募“骡子”(走私者),将假钞运至目标国家。“骡子”一般来自巴尔干半岛或波罗的海沿岸国家。欧洲一体化为“骡子”走私假钞提供了便利。

德国一位反假钞专家称,“骡子”通常将假钞伪装,然后放入背包,坐火车送往目的地。一些大型活动,比如慕尼黑一年一度的啤酒节、欧洲足球冠军联赛等,是交易假钞的绝佳时机。

近几年,欧洲在保加利亚、哥伦比亚、俄罗斯、土耳其、伊朗、伊拉克等国查获了欧元假钞。这些国家偏爱现金交易,商家大多对欧元不太熟悉。有时,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移民会在欧洲购买假钞,回国后买房置地。

一份写于2011年的警方报告称,朱利亚诺镇处在意大利黑手党组织“卡莫拉”马拉多家族的控制之下。该家族“控制的企业遍布各个行业,从奶制品的生产和销售、咖啡的经销到赌场、酒吧和制药业等”。

这份报告显示,对马拉多家族而言,制造假钞只是“副业”。他们宁愿从事更有利可图的有毒废弃物倾倒、走私毒品等业务。《》称,有毒废弃物倾倒是近年来意大利黑手党颇为看重的业务,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把欧洲其他地方的垃圾运到意大利掩埋,甚至将废弃物倾倒在农田里。

在这些行为的蹂躏下,有大约10万居民的朱利亚诺镇成为癌症高发地,婴儿死亡率及自闭症发病率远高于意大利平均水平。

“‘卡莫拉’有更多更赚钱的事可做,”当地化名“马克”的报社记者说,“当然,他们不会对制造假钞袖手旁观,而是从中抽成。有时,黑手党还参与假钞的运送。”

沿着一条垃圾遍地的街道向朱利亚诺镇外走去,可以看到一些废弃的农舍和厂房。当地人说,这些房子曾是制造假钞的窝点。

在镇长办公室的外墙上,美国《新闻周刊》的记者看到一张海报,上面画着一双紧握的手,手上方写着“腐败之癌”。

“当地警方知道这些犯罪行为,但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担心遭到‘卡莫拉’的报复。”“马克”说,镇上的一些官员被黑手党收买了,民众对此怨声载道。